宋茶文化,影响深远

故乡的茶 于16年10月13号发表

宋茶文化,影响深远
  茶兴于唐,而盛于宋
  两宋三百年,茶艺、茶道、茶学的发展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在中国茶文化发展历程中,宋茶文化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,对中国乃至世界茶文化发展都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。
  这一时期,在统治阶级的倡导下,茶叶种植区域和面积不断扩大,改变了整个社会经济尤其是农业生产的产业结构。茶叶作为大宗商品流通,有力促进了商品经济繁荣和社会文化事业兴盛。当时,不仅茶的品种多、品质高,而且制茶技术不断创新,品饮方式十分浪漫,加上文人士大夫咏茶诗词助推,宋茶走进了社会各个阶层,渗透到生活的每一角落。宋徽宗赵佶的《大观茶论》等一批茶文化专论相继问世,从茶叶产地的比较、烹茶技艺、茶叶型制、原料与成茶的关系到饮茶器具、斗茶过程及欣赏、茶叶质量检评等,涵盖之广、研究之深,前所未有。
宋茶文化,影响深远
  宫廷倡导,饮茶风盛
  中国是茶的故乡,是最早发现茶和利用茶的国家。
  赵匡胤在东京汴梁建立北宋政权后,逐步消灭了一些地方割据势力,国家实现统一,社会安定,经济繁荣,市民富庶,催生了包括茶文化在内的整个文化的昌盛。上自皇帝、士大夫,下至市井百姓,莫不品饮,“夫茶之为用,等于米盐,不可一日以无。”(王安石《议茶法》)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:“东十字大街,曰从行裹角,茶坊每五更点灯……至晚即散,谓之鬼市子……归曹门街,北山于茶坊内,有仙洞、仙桥,仕女往往夜游吃茶于彼。”可见当时东京茶肆之多,饮茶风气之盛。茶叶成为与盐、酒并列的重要专卖商品,以“茶马交易”为标志,茶叶上升为重要的战略物资,在海陆丝绸之路上,茶叶成为可与丝绸、陶瓷媲美的大宗商品,其收入成为朝廷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  学者认为,宋茶成为国饮与宋代茶文化的发展、繁盛,与皇帝嗜茶、研茶、倡茶所起的作用分不开。宋徽宗赵佶不仅嗜茶、讲究甚至苛求茶的品质,而且对茶道、茶学都有极深的研究,他撰写的《大观茶论》序中说:“至若茶之为物,擅欧闽之秀气,钟山川之灵禀,祛禁涤滞,致清导和,则非庸人孺子所得而知矣,冲澹闲洁,韵高致静”。通篇以宏观论茶,探究茶技茶艺,非常人可望。这时的茶文化,已成为整个宫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饮茶成为宫廷日常生活的内容,并被纳入国家礼仪。朝廷春秋大宴,皇帝面前要设茶床;皇帝出巡,所过之地赐父老绫袍茶帛,视察国子监,要对学官、学生赐茶。祭神灵、宗庙,茶更是必备之物。也正因为如此,宋茶无论其文化特色,或是文化形式,都深受宫廷、皇室影响,有一种贵族色彩。
  宋人饮的茶并非我们今天饮用的叶茶,而是精心制作而成的团茶。蔡襄任福建转运使后,通过精工改制后,使宋代贡茶在形式有了更进一步发展,品质上有了更高提升,出现了仁宗皇帝最喜爱和推崇的“小龙团饼茶”。 史料记载,即使是宰相近臣,仁宗也不随便赐赠,只有每年在南郊大礼祭天地时,中书省、枢密院各四位大臣才会有幸共同分到一团。获赐大臣往往自己舍不得品饮,又会专门用来孝敬父母或转赠好友。李清照词“酒阑更喜团茶苦,梦断偏宜瑞脑香。”足见她对这种名贵团茶的喜爱。欧阳修称小龙团饼茶“其价值金二两。然金可有,而茶不可得”,可见其珍贵。宋徽宗时,宋代福建建州北苑御焙御贡茶有龙团凤饼,龙团胜雪,瑞云翔龙、万寿龙芽等珍品。
宋茶文化,影响深远
  饮茶方式,多种多样
  后世一般把茶道分为四种,分别为:生发于茶之品,旨在夸示富贵的贵族茶道;生发于茶之韵,旨在艺术享受的雅士茶道;生发于茶之德,旨在参禅悟道的禅宗茶道;生发于茶之味,旨在享乐人生的世俗茶道。研究者认为,宋代四种茶道皆盛行于世,宋代宫廷皇室对贡茶精益求精,客观上对世俗饮茶之风起到了倡导和推动作用,使各种饮茶用茶方式不断出现。宋代品饮方式,除由贡茶一路衍生出来的 “绣茶”之外,还有“斗茶”,文人自娱自乐的“分茶”等,民间的茶楼、饭馆,饮茶方式更是丰富多彩。这在当时和后世的诗、词、话本中均有反映,茶文化得到了较大发展。
  “绣茶”源自仁宗皇帝最喜爱的“小龙团饼茶”,他将这种茶赐赠大臣前,先由宫女用金箔剪成龙凤、花草图案贴在上面,因此又被称为“绣茶”。因为太珍贵,舍不得饮用,于是一种只供观赏的玩茶艺术就产生了。这种绣茶方法,南宋周密在《乾淳风时记》中记载:“禁中大庆会,则用大镀金,以五色韵果簇龙凤,谓之绣茶,不过悦目。亦有专其工者,外人罕见。”有人因此称“绣茶”艺术为宫廷内的秘玩。另一种玩茶艺术叫“漏影春”,先观赏,后品尝。其玩法始于五代或唐末,至宋已成为一种较为流行的茶饮方式。
  “斗茶”是一种茶叶品质相互比较的方法,有着极强的功利性,“斗茶”最早应用于贡茶的选送和市场价格品位的竞争。一个“斗”字,已经概括了这种活动的激烈程度,因而“斗茶”也被称为“茗战”。
  “分茶”亦称“茶百戏”、“汤戏”。与“斗茶”浓厚的功利色彩不同,“分茶”更有淡雅的文人气息。分茶之人,利用茶碗中的水脉,创造出许多变化的图案来,分观者都能从中获得美的享受。著名女词人李清照应是一位分茶能手,她的诗词作品中多次涉及分茶,如《满庭芳》中有“生香薰袖,活火分茶”的语句。“病起萧萧两鬓华,卧看残月上窗纱。 豆蔻连梢煎熟水,莫分茶。”(《摊破浣溪沙》)流露出她对分茶的温馨回忆。
  “绣茶”和“漏影春”是以干茶为主的造型艺术,而“斗茶”和“分茶”则是一种茶叶冲泡艺术。北宋中期前,多种饮茶方式并存,蔡襄的《茶录》出现后,末茶点饮的方法很快占据了主导地位,徽宗的《大观茶论》对点茶之法作了详细的论述。点茶的程序包括碾茶、罗茶、候汤、熠盏、点茶,其艺术表现以美为原则,以自然取胜,独具浪漫主义色彩,代表了宋代品茗艺术的最高成就。
宋茶文化,影响深远
  茶学专著,层出不穷
  目前的学术研究认为,与唐代茶学相比,宋代茶学专著在研究深度和数量上均超过唐代。
  在宋代30多部茶学专著中,比较有名的有叶清臣的《述煮茶小品》、蔡襄的《茶录》、宋子安的《东溪试茶录》、黄儒的《品茶要录》、沈括的《本朝茶法》、赵佶的《大观茶论》、唐庚的《斗茶记》,熊蕃、熊克父子的《宣和北苑贡茶录》,赵汝砺的《北苑别录》,“审安老人”的《茶具图赞》等。作者既有一国之君、朝廷大臣,也有文学家、自然科学家和乡儒进士,甚至至今尚不知真实姓名的隐士,足见宋代茶学研究人才之多。
  杯中观天地,壶里有乾坤。生于灵山妙峰之中的茶一向被认为清高之物,文人对茶品有极其透彻而独到的认识,二者结缘十分自然,也是一种普遍现象,在宋代,这一现象表现得尤为突出。宋代茶文化由于文人士大夫的推崇更加繁荣,而文人士大夫的人格也在品茗过程中得到升华。茶文化专家林治先生认为:茶是灵魂之饮,可以喝出天光云影、心旷神怡,也可以洗去浮华躁烈、心灵阴影。茶人可以无诗,但诗人不可无茶。
  有人统计,宋代仅从宋徽宗到苏东坡,就有300多人写过有关茶叶的诗词、散文,两宋咏茶诗多达千首。这些作品,印证了宋代品饮之风繁盛,不少作品反映出儒、释、道三教对宋代茶学、茶道的影响。一生坎坷的大文豪苏东坡很有代表性,我们从其“东坡居士”号中就能感受到这种影响。他虽有“戏作小诗君莫笑 从来佳茗似佳人”的咏茶佳句为后人传诵,但其涉茶的诗文“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时”(《试院煎茶》),表现的却是他从茶艺争斗联想到政治生活中的尔虞我诈,身心疲惫而萌发退隐避世、与茶为伴的思想。苏东坡的老师欧阳修一生爱茶,但其笔下,除了爱茶、识茶,享受品茶的情趣,更注重茶艺的修德功能,从其“西江水清江石老,石上生茶如凤爪。穷腊不寒春气早,双井茅生先百草……宝云日注非不精,争新弃旧世人情。岂知君子有常德,至宝不随时变易。君不见建溪龙凤团,不改旧时香味色”(《双井茶》)一诗中,便能感受到师生之间的不同。
  陆游一生写有300多首咏茶诗,数量为历代诗人之冠;最长的茶诗要数苏东坡的《寄周安儒茶》,五言,120句,600字。
· 评论 · 详页
大家都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