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
吃茶去 于16年9月2号发表在 禅茶一味

  《禅意歌者刘珂矣的茶味生活》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刘珂矣,一位全面型音乐人,不少歌手的专辑或单曲都出自她手,担任声乐监制的音乐作品更是数不胜数,是颇有影响力的声乐监制,蛰伏十年,破茧发声,首创禅意中国风。
  她又是一位与茶结缘的唱作才女,她笔下的禅乐醇雅似茗、悦然如画,品味着漫漫人生的淡然与智慧。不同于一般的歌者,珂矣的每一篇词都饱含刻苦认真的诚意,每一首歌都是可循环的典范,禅意歌者以她清新、温婉的风格,定义着传统文化女子的新形象,以感恩并祝福的心收获着众多山水知音人的支持与喜爱,氤氲茶香里带给知心人一抹化入心田的轻暖。
  以乐养心,以心敬善,不妄不虚,自有妙律,不争不辩,素雅释然。这位禅意女子亦是爱茶之人,创作总是与茶有着难解难分的情愫,一杯青茗入口,灵感也油然而生。每首动人的声色里都浸润着醉人的茶韵,14年7月发布的第二首清凉中国风单曲《半壶纱》,15年1月发布的第五首中国风单曲《泼茶香》更是与茶息息相关,茶事茶情里诉说着几多醍醐顿悟、几多悠然心迹……
  氤氲茶韵,质朴情怀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在珂矣的记忆里,“茶”最初的印记寄宿在儿时父亲那布满茶渍的大大搪瓷缸里。也许每个爱茶之人最初邂逅茶的时刻都懵懂而模糊,却在某一天融入生活,成为痴痴念念不可或缺的日常。昔年,珂矣家的茶缸常常搁在客厅的茶几上,放学回家就能饮上一大缸聊解干渴。眼见大人们天天喝,小珂矣就自然而然地跟着喝,不经意竟成了习惯。父亲至今爱喝茶,喜欢红茶、也喜欢黑茶,清醇回甘的金骏眉、陈韵悠长的普洱……然而,父亲并不是苛求讲究的人,爱茶,喝茶,爱得纯粹,似乎品饮本身就是最大的享受。
  珂矣饮茶也沿承了父亲的随性,不刻意苛责时段、品类,却也遂着心情像对待朋友般选择每一款茶。不想随便邀约一个知心的朋友,亦不愿轻浮对待每一泡茶,茶于珂矣便是数位知交老友,每次都能带来不同的宁静与欢喜。“茶滋于水,水籍于器”,关于器物,珂矣喜好收集匠人、朋友手作的茶具,有些或许并不精美、也算不得精致,都是依着个人喜好烧制一二,器皿中却蕴藉着人心的温度,恰是这“不精致”的朴拙更惹人偏爱,总能从粗糙里寻觅到一种活灵活现。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近来,珂矣的座上宾是朋友所赠的“碧潭飘雪”,“碧岭拾毛尖,潭底汲清泉,飘飘何所似,雪梅散人间。”这款茉莉香片采用明前嫩芽为茶坯,配含苞未放的伏天茉莉鲜朵,精工窨制,茶、花交融,既有绿茶的清芬,又得茉莉的魂魄,发水冲泡,汤色澄碧,仿若幽潭,花瓣浮于水面,就如同碧潭上飘了一层雪,颇为赏心悦目,轻呷细品,齿颊生香。珂矣时常在聆听纯音、进行创作时冲上一杯,白花翠芽在玻璃杯中旋转轻舞。手中香茗,窗外流景,赏心乐事聚首,这次第,音韵与文字随即落入半杯青茗中,歌吟应声而成。“微笑过往,只道是平常”、“悠然一曲又闻泼茶香”。
  以乐养心,以心敬善
  “谁家炉火热,茶烟起千朵”、“空留一盏,芽色的清茶”、“悠然一曲又闻泼茶香”、“看斜阳吹红了菱墙,茶汤泛起过往”……茶的意象流连在珂矣的生活里,流连在珂矣的作品中,歌里歌外都蕴满茶香。不是私心喜爱,又怎会不经意处处留情。人常言“茶满则溢,月满则亏”。太满,就再也装不进其他,如果不能放空,至少也要留一半,留一半给感恩,留一半给知足,当然这一半也不能太当真,当真了就离“满”不远了。珂矣说:只有这样才能活得欢喜,来去无挂碍吧,以乐养心的从容释然大抵如此。心持善念,吟哦歌唱间无不藏着超凡脱尘的净心力量。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“半壶青茗了相思,一袭轻纱遮红尘……”倘若你曾思索过自己的坎坷人生,抑或尝试去探寻自己的前世来生,不妨沏一壶芽色的清茶,静静地沉浸禅意之中,想象世间曾有一个这样的自己静觅知音人,这就是那曲《半壶纱》。歌里的原型是真实存在的,恰是珂矣的一位好友,算得城市喧嚣外的一个素心人,她住在北京郊区的山上,自己开垦出几块不大的菜地,种下茄子、辣椒、南瓜等作物,院子里还收养了十几条流浪狗。珂矣每次前去做客,这位朋友就炒上几碗素菜,炸上一碗老家带来的辣椒,吃过饭再泡壶清茶,二人就能愉快得聊上一下午。珂矣每年都去看望她几次,时间久了,不禁开始从这位温和恬淡的女子身上思考自己的生活,慢慢发现心底竟也向往着这“悠悠风来,埋一地桑麻,揽五分红霞,采竹回家”的日子。生如夏花,岁月催人老,浮世里跌宕得久了,这份怡然自得的闲适更让疲于奔波的我们倍感渴望。东篱采菊的闲情雅致,想必是众多红尘中忙碌漂泊、执着迷茫之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心境。正所谓“人生苦短,知音难寻,倘若我心中的山水,你眼中都看到,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……”许多茶友因《半壶纱》与珂矣结缘,就着娓娓而来的歌声弦乐,啜饮香茗,返璞归真,经纶事务者平日又有几人能放下牵绊,真正读懂淡然真味。谁说喝茶不是喝心呢,喝的又哪里是方寸小杯里那汪水,当是尘世里偷来的半日清净。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”那时、那茶、那情,我们读故事,是否也是在其中寻觅另一个自己。我们在故事中被别人感动,也在演绎着故事感动别人。人生中有无数次的刹那相逢,无论是怎样的一种经历,珂矣都更愿意记住相识中最美好的那一段,多年以后,回首往事时,它们都将成为岁月赐予我们最珍贵的“礼物”。“赌书”、“泼茶”,你来我往,快乐的时光尽情泼洒在茶香里,近千年前许多发生过的闲情茶趣我们再无从知晓,繁华也好、苍凉也罢,易安的惆怅已随历史化入旧时斜阳,我们的“泼茶人”可还在身旁?何妨搁浅心上的匆忙,素手焚香,红泥小炉煨一壶热茶,共知己诉说光阴流转、无尽轮回间的快乐与悲伤,追忆美好过往,也对今后种种“刹那相逢”寄望一份美好。《泼茶香》一曲宛转悠扬,便如氤氲茶香,滋润芳华……
  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”现代人已经被争名夺利的生活压力逼仄得喘不过气,多少人犹当壮年,却一身病症亚健康?饱食伤胃,酒气伤肝,掏空了身子,掏空了心,谈不完的生意,接不完的应酬,忙不完的工作,太过忙碌,心力交瘁犹自惴惴不安放不开去休息,哪里舍得静下心泡一杯茶,哪里还有余暇对至亲挚爱的人道一句“辛苦了,吃茶去”?茶本主养生,既有强肾利尿,抗衰排毒,清肝明目,止渴生津的功效,兼备清神益思,平定心性的作用。“空望他,功成名就又怎地,豆腐换成金羽衣”人活一世,总逃不脱忧心操劳,姑且放空杂念,过一晌闲散的慢生活。闭目聆一曲禅意轻音,嗅一盏智慧茶香,享一场恬淡清欢。愿青山常黛,时光安然,莫不静好。
  禅茶一味,一期一会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皎然有诗曰:一饮涤昏寐,情思爽朗满天地;再饮清我神,忽如飞雨洒轻尘;三饮便得道,何须苦心破烦恼。所谓“禅茶一味”,禅与茶在精神实质上有着惊人的相似。人们通过品茶来宁心静气,达到心灵的交汇、思想的统一、气氛的和谐。以茶修德,强调内省,与禅宗主张的静心自悟如出一辙。

  山外山 天外天
  追风逐月一瞬间
 
  日月定 金光莲
  鸟儿叫声祥和慈云现
 
  一路雨水 一路花又开
  雨后笑对 花谢被掩埋
 
  一路朝拜 一路的山脉
  我是彩色艳阳的尘埃
 
  撑船人点着他的灯笼 
  江面竹排被映红

  吹笛人吹着他的幽梦 
  一声闻来万事离心中

  一色一物一夜已成空
  一花一梦种菩提的种

  (——《忘尘谷》)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忘尘谷并不真实存在,仅是歌者内心的一份寄望。但倘若心有所愿、念有所生,其实何处都是忘尘之谷,何时都可以绝尘归来。疲于奔波、满身尘土的人若能觅得一处忘忧谷缓歇愈伤、涤尘悟新,实为妙哉!珂矣以禅入乐,以茶佐乐,对“禅茶一味”进行了一场饱含情愫的诠释。
  曾几何时,珂矣开始喜欢游历,试图在游走中找到一种闲适的心境,又不知何时,开始营建自己的生活环境,从穿着到布景,禅衣、古卷、香茗。但当这些“试图”遇到人生对境 时就都不复存在,珂矣终于了悟这些“刻意”不过是自己的外求罢了,继而开始慢慢喜欢“心远地自偏”。现世虽喧嚣,无论住在哪里,生活在什么朝代,心安即是归处,人要活在当下,感悟当下自己的心。珂矣作品的字里行间,浅唱低吟中,有对禅的虔诚,对爱情的期待,对人生的思考。这盏清茶里是爱是忘?是肆意浓情还是淡泊无争?以茶悟禅,又何须执念,茶心即喝茶人的心,温柔通心的暖意也好,淡泊清苦的自持也罢,哪一样又不是喝茶人的一念之间呢?还是“喫茶去”。
忘尘谷外风筝误,半壶纱里一袖云
  茶可独酌,也可共饮。古人讲究“以茶会友”,知音、佳茗、良辰、美景、相聚、共饮,算是人生乐事了。人生的一期一会已是难得的一面,世当珍惜。这相会里,茶品质的好坏甚至都推贤让位,不及现下的诚意、心境。一刹那的相逢、一弹指的神会、一生仅有的缘分,人生的离合、相聚的欢娱,宾主的心意当铭刻于心。茶中相会,句短味长。对于茶友,珂矣道:“我们不是过客,是归人”。此处可私心托付,此处可得慰藉安栖,不必忧心功名利禄,不必忧心隔阂欺骗,心安便是归处。
  从来佳茗似佳人,每一款茶都有它自己的味道,都带有它独特的灵魂香气,就像每个人在这世上的独一无二,无论哪款茶只要放下我识和知见用心品味,都会读懂它,理解它,喜欢它。不同品种、口味的茶也寓意着不同性格的女子,珂矣心中易安更像一杯玉露茶,入口微苦、入喉回甘,就如她甘苦参半的人生,值得后人回味。而珂矣自己更愿做水,冲泡每一种美。
  短暂的交流虽感触颇多仍觉意犹未尽,与珂矣间的交流不只是文字的对话,更似茶友般温润暖心,珂矣由衷地祝愿读者朋友们平安喜乐,也愿珂矣在禅意歌者的路上淡然前行,带给大家更多的顿悟与感动。
  摘自:《中国茶》华人时刊
  作者:贾良汇
· 评论 · 详页
大家都在看